揭秘跨国车企间分分合合

最近有很多新闻,关于分手的。

先说娱乐圈。国庆期间,老百姓正在享受高速公路免费的快乐时,天王黎明与乐基儿发布声明“分手”,结束四年婚姻。而稍早一些时候,“石头哥”李晨与张馨予也迫于外界压力匆匆结束了刚刚到手的恋爱关系。

再说汽车圈,最近情侣闹矛盾的也很多。先是大众宣布放弃针对铃木汽车GTI商标侵权诉讼案的上诉,再就是PSA高层宣称未来和宝马不会联合生产任何车型,也不再共同组建工厂,宝马和PSA在混动技术方面的合作正式破产。

总之,汽车圈就像娱乐圈,有人相守,有人分手,众声喧哗,娱乐不止,最终不过四个字:悲欢离合。汽车这个圈,也是总有百转千回,到最后兜兜转转又回到圈里。

今天就从这两则新闻开始,为大家818这些汽车大佬们的复杂情史。

大众VS铃木

大众:为何你背着我爱别人?铃木:若为独立故,爱情亦可抛

缘起每一场爱情悲剧都有甜蜜的开始

2009年底,在大众与铃木正式宣布合作的新闻发布会上,铃木社长铃木修双手与大众汽车董事长文德恩紧紧相握,铃木修面带微笑,文德恩笑容灿烂。这张颇有“结婚照”纪念意义的画面,正式宣告大众和铃木进入蜜月期,也与两年后铃木修对大众的愤慨指责形成颇具幽默感的反衬。

正如每一部言情小说的开端那样,男女主人公首次登场时,郎有才,女有貌。铃木当时在世界人口第二,年增长30%的印度市场约占有50%的市场份额,大众也趁金融危机下福特、通用纷纷败退时,逆势上扬成为全球第二大车企。关于大众和铃木交好的消息从2009年6月开始传出。大众汽车负责研发的董事Ulrich
Hackenberg在此前几个星期拜访了日本铃木公司,并看好双方合作愿景,随后就传出大众和铃木将通过互购股份的形式进行资本和业务的合作。

在步入婚姻殿堂之前,大众和铃木也经历了小情侣拌嘴的阶段。铃木修在2009年11月的半年报发布会上否认了有关大众集团商讨入股铃木的报道。铃木修表示:“双方没有任何关系,我方没有什么可说的。”

谈过恋爱的人可能都知道,吵架也是某种意义上的调情。可不是,才在11月份否认与大众恋情的铃木,很快在12月份就与大众“闪婚”。铃木12月9日正式宣布,将与德国大众汽车公司进行资本和业务方面的合作。大众汽车在2010年1月获得铃木汽车19.9%的股权,成为铃木汽车的股东,而铃木也拥有了1.5%的大众股份。

永利游戏,很多人把大众和铃木的结合看做金玉良缘。大众通过铃木获得了小型车技术和更多印度市场份额,而铃木也能从大众身上获得混合动力技术和柴油发动机技术支持。

爆发 不以爱情为目的的婚姻就是耍流氓

为了利益并非爱情而结合,当利益出现纠葛又无法妥当处理时,婚姻的破裂就成了命中注定。大众和铃木婚姻矛盾的首次大规模爆发是在2011年的法兰克福车展前夕,大众公开指责铃木违反联盟协议,因为在该年6月份铃木和菲亚特公司达成协议,今后将从菲亚特动力科技购买1.6升柴油发动机,装配在铃木公司计划于2013年在匈牙利投产的一款新车上。

婚后一直颇有抱怨的铃木岂肯罢休,立即召开新闻发布会反驳“违约”说法,声称大众没有遵守承诺与其共享混合动力技术,破坏了双方的合作条款,铃木已经向大众发出违约通知,要求其在数周内允许其使用相关关键技术,若大众不肯退让,那么铃木将与其解除联盟关系。“合作的整个重点就是获得关键技术的使用权,如果大众不遵守此协议,就必须立刻返回所持铃木股份。”铃木副社长原山保人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关于技术的合作问题,铃木修早已心存不满,其曾在博客中提到,“在大众提供的技术中,没有发现任何自己感兴趣的内容,而大众却把精力放在攻占印度市场上”,偏偏大众这次发难的原因就是铃木与菲亚特在柴油发动机方面的合作,铃木修当然是火冒三丈,毫不退让。

铃木和菲亚特的合作其实早在大众之前,合作已经长达十年。大约10年前,铃木开始为菲亚特匈牙利分公司制造Sedici(铃木SX4的欧洲版)。2006年,铃木开始从菲亚特动力科技采购2.0升柴油发动机,用于装配该公司在匈牙利工厂生产的SX4车型上。2011年达成的采购菲亚特1.6升柴油发动机其实是以往合作的延伸。

大众对婚后铃木仍然与旧情人眉来眼去深感不满,因为担心菲亚特会对其借铃木之手进军印度市场的计划造成阻碍。

最为吊诡的是,大众一边指责铃木与菲亚特的关系,一边也继续向第三者菲亚特抛媚眼,希望能收购菲亚特旗下跑车品牌阿尔法·罗密欧,哪怕最近菲亚特老板马尔乔内再次表明态度坚决不会出售时,大众仍然表示对收购阿尔法·罗密欧有兴趣,表示“大众可以慢慢等待阿尔法。”马尔乔内今年9月27日不得不重申,菲亚特不会出售阿尔法罗密欧,同时讥讽道,“难道还需要我在用德语重复一遍吗?”不过没过几天,在巴黎车展上大众和菲亚特又再次讲和,文德恩和马尔乔内握手互称彼此为多年好友。个中曲折,实在是外人难以猜透。

结局铃木单方面宣布离婚,大众就是不放手

自大众和铃木在2011年9月公开争吵后,由于大众仍然未转让相关关键技术,铃木于11月份正式宣布向国际商会仲裁院提起仲裁申请,要求德国大众汽车公司转让其持有的铃木公司股份。铃木在当天发表的一份声明中说,自2011年11月18日起,铃木与大众的业务合作关系终止,铃木要求大众随之转让所持铃木公司股份,但大众未予回应,因此提起国际仲裁。大众公司高层则回应称,大众不回应铃木公司要求转让所持铃木股份。不过,受理大众-铃木联盟解体案件的英国伦敦国际商务仲裁院至今仍没有提供仲裁结果,估计在2012年内都不会有最终结果出来。铃木只能先单方面宣布联盟解体。

面对昔日情人的咄咄逼人,大众同样丝毫不念旧情,宣称要完全并购铃木。虽然大众财大气粗,完全能够吞下铃木,但是只要铃木修坚决不出售股份,大众也很难得逞。当然,大众也并不一定真的想拿下铃木,只不过有意恐吓而已。例如,大众还一直揪着铃木雨燕GTI不放,声称其盗用了高尔夫GTI的商标权并进行上诉。直到今年3月,欧盟法院表示大众对铃木的指责不当,因为尽管雨燕GTI与高尔夫GTI这两款车的商标在视觉、听觉甚至是概念上有相似点,但是车型名称“雨燕”和“高尔夫”才是重点,所有可能混淆之处都可以通过车型名称来加以区分。今年9月,大众只好无奈宣布放弃针对铃木汽车GTI商标侵权诉讼案的上诉。其实大众早就猜到这场官司胜算不大,另外除了铃木也有其它车企使用GTI的商标,独独揪着铃木不放无非是想报复下分手后的铃木而已。

虽然铃木和大众的婚姻关系早已名存实亡,但只要大众一日不同意转让股份,仲裁院一日未裁定联盟解散,铃木和大众依然是联盟关系。

分析郎是多情郎,妹是刚烈女

大众和铃木“爱情悲剧”的症结在于,麾下美姬无数的大众希望铃木臣服其下,而向来行事独立果敢的铃木则不甘于给大众“做小”。

当时已是世界第二的大众身边美女如云,意大利美女兰博基尼、德国美女保时捷、奥迪等都是其令人艳羡的娇妻俏妾。与铃木的合作,大众自也是当做“迎娶”了一位日本姨太,希望能通过这位妻子在印度的势力来为自己的印度扩张服务。

大众在其2011年3月份公布的年报中一览无遗地暴露出了其希望铃木完全臣服的野心。大众在报告中称,铃木归属于权益法适用企业,大众能够在很大程度上对其经营方针进行影响。换句话说,也就是大众由于掌握具有重大影响的长期股权投资,有资格对铃木战略制定方面进行参与。

但是,按照铃木的设想,铃木与大众的合作完全是一种对等关系,并不存在谁控制谁的问题。大众企图把平等的夫妻关系转变成不平等的夫妾关系,让向来刚烈的铃木完全不能接受。因此上演了80岁高龄的铃木修在法兰克福车展前后召开新闻发布会,愤慨指责大众违约并在经营方面过分干预铃木的一幕。

刚烈的铃木向来把自己的独立性看得比什么都重。铃木与大众在2009年的联姻其实是二婚,因为早在1981年其就与通用进行了合资,但最后同样为了自我独立,成为汽车界的勇敢“娜拉”,与通用毅然离婚。

铃木与通用联姻之时,通用已然是世界第一霸主,铃木把20%的股份交给了通用,换来了资金和技术,但也换来了时刻担心被通用吞并的烦恼。最终强硬的铃木选择用自己两年的利润总和,回购了通用手中的铃木股票,与通用正式宣布离婚。

多情郎大众想重施通用故伎,让刚烈的铃木臣服,那就太不了解铃木了。掌管铃木30多年的铃木修可是异常倔强,号称要“战斗到死”的老战神,岂会长期看人眼色生存。

与铃木离婚后的通用并没有自此放弃印度市场,而是与其中国的合作伙伴成立了上汽通用五菱,并利用广西柳州总部的地缘优势积极开拓印度市场,在去年已经达到了印度市场份额第四的位置。

宝马VS PSA VS 通用

宝马:你出轨在先,休怪我无情

PSA:通用让我欢喜让我忧

搭伙过日子不到一年就闹分手

近日,PSA的研发总监纪尧姆·福里向法新社表示,未来PSA和宝马不会联合生产任何车型,也不会共同组建工厂,这也意味着标致雪铁龙与宝马在混合动力车领域的合作正式宣告破产。

掐指一算,PSA和宝马真正搭伙过日子的时间还不到一年。2011年10月25日,在与宝马签署合作备忘录一年之后,PSA和宝马共同成立名为宝马-标致雪铁龙电气公司的合资企业,宣布正式搭伙过日子。合资企业着眼于开发并制造混合动力车的驱动系统,合计投资超过一亿欧元,预计到2015开始生产运作。

连第一批成果都还没出来,成立不到一年就商量着解体事宜,让不少人对PSA和宝马的“闪离”感到愕然。有些人可能以为PSA和宝马当初结婚就没有感情,其实不然。PSA和宝马结婚前算得上谈了五六年恋爱了。

宝马与PSA在小排量发动机方面一直有合作,双方共同开发了Prince四缸发动机,用于MINI车型和标致品牌、雪铁龙品牌的小型车。从2006年到2010年,宝马和标致雪铁龙合作生产了130万台发动机。

此次联手研发混合动力技术的不快,也让宝马萌生终止与PSA在发动机方面合作的想法。宝马CEO诺伯特·雷瑟夫在今年下半年的一场媒体发布会上曾表示,到2016年同标致雪铁龙之间的发动机合作将不再延长期限。

宝马无法容忍PSA向通用投怀送抱

今年3月,通用和PSA签署合作协议,宣布正式结盟。通用计划收购PSA7%的股权,从而成为PSA第二大股东,此外通用和PSA将共同重组全球运营,包括采购以及产品研发等。PSA希望通用能助其脱困欧债危机,通用则希望PSA能助其壮大欧洲市场。

结盟三个月后,PSA继续深化与新盟友通用旗下品牌欧宝的合作。不过,此举进一步激怒了宝马,公开表示决定重新评估与PSA的合资企业。而PSA也毫不忌讳地回应称,正在评估与通用的联盟关系对PSA-宝马合资企业的冲击。后来,双方合作进一步陷入僵局,开始进入商讨解体合资公司的阶段。宝马希望能够买下PSA拥有的50%的合资公司股份,而PSA则没有做出进一步回应。

对于PSA,宝马也早留有一手,因此很快就找到新欢。今年6月底,宝马和丰田发表联合声明,进一步深化双方在去年12月缔结的战略合作关系,将技术合作范围从之前的柴油发动机和电池拓展至混合动力车以及车辆轻量化。具体来说,丰田将向宝马提供混合动力车技术,而丰田则将从宝马的碳纤维材料和汽车轻量化技术中获益。宝马放弃与PSA共同研发混合动力技术,转投在混动技术领域更有优势的丰田。

当然,不要以为丰田很专一,它在新能源领域也不止宝马一个合作伙伴。丰田与马自达、福特等车企在新能源车领域都有不同程度的合作。

凭借宝马在传统发动机领域的雄厚实力,于2016年中止与PSA的发动机合作计划后,宝马根本无需担忧后续的合作伙伴。今年中,现代高层就曾赴慕尼黑与宝马高层商讨合作研发发动机的可能性,希望能与宝马达成10亿-20亿欧元的合作。

对宝马感兴趣的不止是现代,还包括与PSA交好的通用。通用早在去年就曾与宝马接触,希望能进行合作开发燃料电池技术。但自从PSA和通用越走越近,宝马与PSA撕破脸皮转投丰田后,也对通用态度转冷,中断与通用在燃料电池技术研发方面的谈判。

PSA以为傍上高富帅,怎知通用是薄情郎

PSA之所以对通用如此殷勤,关键还是钱闹的。通过结成联盟,通用支付3.2亿欧元获得了PSA7%的股份,而PSA则没有选择拥有通用的股份,而是把增发所获资金用于合作研发。

PSA对钱的饥渴完全可以理解。PSA集团2011年的净利润比2010年少了一半左右,核心的汽车制造部门从2010年的盈利变成2011年的亏损4.39亿欧元。为了削减债务,甚至沦落到不得不出售总部大楼、关闭工厂。今年上半年PSA在欧洲的上牌量为99.4万辆,同比下跌13.6%,在欧洲地区的市场份额由去年同期的13.9%缩减到12.9%。各种数据表明PSA早已是没落的欧洲贵族,这时世界汽车制造巨头通用愿意抛来橄榄枝,带来梦寐以求的技术和资金,PSA自然是感天动地,奋不顾身舍宝马而与通用私奔了。

结盟合作框架在产品开发方面指出,通用和PSA将共同开发微型和中型车平台,产品瞄准的重点市场为欧洲和拉丁美洲。但是,今年9月份有消息传出,由于担心PSA新车会与通用自己的车型形成竞争,PSA和通用在中型车领域进行合作的计划或将延迟。PSA原来打的如意算盘是508和C5共享通用的下一代B级车平台,并在欧宝品牌的德国吕瑟尔斯海姆工厂投产,从而缓解PSA对小型车的依赖,提高利润率。在新能源方面,也有通用高层表示这种关键技术基因很难分享。

最让PSA寒心的还在于通用汽车最近公开表示,倘若欧洲金融危机继续恶化,对该地区车市销量及车企股价造成更严重冲击的话,通用有可能减持其在PSA中所持的7%股份。原以为傍上通用就可高枕无忧,但PSA万万没想到情郎通用也随时有可能舍自己而去。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